<table id="h10eye"><blockquote id="h10eye"></blockquote></table><span id="h10eye"><button id="h10eye"></button></span><noframes id="h10eye"><sup id="h10eye"></sup><style id="h10eye"></style>
            <optgroup id="297jc7"><style id="297jc7"><pre id="297jc7"></pre><noscript id="297jc7"></noscript><tfoot id="297jc7"></tfoot></style><legend id="297jc7"><dir id="297jc7"></dir><noscript id="297jc7"></noscript><q id="297jc7"></q></legend></optgroup><strong id="297jc7"><code id="297jc7"><pre id="297jc7"></pre><tr id="297jc7"></tr><dt id="297jc7"></dt></code><dfn id="297jc7"><q id="297jc7"></q><tbody id="297jc7"></tbody></dfn><small id="297jc7"><fieldset id="297jc7"></fieldset><blockquote id="297jc7"></blockquote><th id="297jc7"></th><acronym id="297jc7"></acronym></small></strong><dir id="297jc7"><kbd id="297jc7"><label id="297jc7"></label><optgroup id="297jc7"></optgroup><optgroup id="297jc7"></optgroup></kbd><label id="297jc7"><tfoot id="297jc7"></tfoot><pre id="297jc7"></pre><blockquote id="297jc7"></blockquote><tr id="297jc7"></tr><b id="297jc7"></b></label><strike id="297jc7"><bdo id="297jc7"></bdo><table id="297jc7"></table><noframes id="297jc7">
            • 首頁 >  招商引資> 正文

              小遊戲/小城尋春

              大貨車裝2噸雷管在貴州高速路上撞向護欄(圖)

              有一個人告訴小遊戲,書是有靈魂的,你相信它,它就會給予你許多。

              ——題記

              每到傍晚,我踱到書架前,從一排排書中隨手掂出一本,坐到自己軟軟的大床上細細地咀嚼。于是,我如同一只駝鳥,把頭深深埋進書堆裏,發現在喧囂的都市生活中,竟有這樣一塊沙漠清泉。

              柔和的燈光灑在我的書上,床上,灑滿了整個小屋,也灑向我柔軟的心底,撫摸著手中的書,嗅著淡淡墨香,我的思想不由得飛向了那黑色的鉛字。刹那間,我來到塞外的大漠,在夕陽的美好中感受“長河落日圖的壯麗”;我又來到海邊的沙灘,從波濤的澎湃中感受“亂石穿空,驚濤拍岸,卷起千堆雪”的氣魄;我又來到了白雪皚皚的高山,在朝陽的豔麗中領略“紅裝素裹”的妖娆。古人雲:“讀萬卷書,行萬裏路。”讀書成了我的一種習慣,讀書讓我感到無比的惬意暢快,讀書讓我心靈飛翔。

              在書中,我理解了幸福的含義,知道了幸福是“臨行密密縫,意恐遲遲歸”的牽挂;幸福是“采菊東籬下,悠然見南山”的閑適;幸福是“不畏浮雲遮望眼,只緣身在最高層”的追求;幸福是“生命誠可貴,愛情價更高,若爲自由故,二者皆可抛”的豪邁。

              在書中,我見到了“不爲五鬥米折腰”的陶淵明;認識了“安能摧眉折腰侍權貴,使我不得開心顔”的李白;體會了杜甫“安得廣廈千萬間,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顔”的愛國情懷。在書中,我貪圖了嶽飛“壯志饑餐胡虜肉,笑談渴飲匈奴血”的豪放;體會恥王昌齡“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度陰山”的堅強決心;也目睹了于謙“粉身碎骨魂不怕,要留清白在人間”的浩然正氣。

              在書中,我看到了歌德筆下如畫的風景,我看到了曹雪筆下千姿百態的人物,我看到恥蒲松齡筆下百媚千嬌的孤妖。

              面對著這些文學巨著,詩詞歌賦,我輕輕翻開書頁,與他們進行心靈對話。我仿佛到了一個廣闊無比,奇妙非凡的世界。“一花一世界,一本書也是一個小世界”。我鑽進書本,如同饑餓的人撲在面包上,此言信矣!

              讀書不僅讓我心靈飛翔,精神愉快,更讓我懂得了面對生活的態度。書讓我知道了,人生只有兩種生活方式;腐爛或燃燒。我選擇燃燒,因爲燃燒意味著給予,且在給予之時,會讓自己閃光。我摒棄腐爛,因爲腐爛意味著變質,且在變質之際會讓別人惡心。書中那麽多英雄,與我同在,身殘志不堅的保爾、貝多芬,相貌平平但人格令人佩服的簡愛,心胸豁達的蘇轼,忠誠愛國的陸遊。他們的事迹深深地鼓舞著我。因此我從不怨歎生活的不幸。因爲我汲取了他們的勇氣做我的養料,在我軟弱的時候,我就枕在他們的膝上休息一會兒,就會有一股清明的力量和強烈的慈愛,像激流一般飛湧過來,滋潤著我的心田。我深受啓迪。越讀書,我越發覺自己的淺薄。

              夜深了,我在燈下聞著那淡淡的書香,感覺它是世界上最動人的味道。我要把它化作我成長道路上永久的心香,此時,我真想大聲呼喚:親愛的朋友們,去讀讀《紅樓夢》吧,你會明白中國古典文化是何等博大精深,值得你一輩子去汲取;去讀讀《紅岩》吧,你會明白人生該追求什麽;去讀讀毛澤東的詞吧,你將明白什麽才是偉大的抱負;去讀讀《史記》吧,你將明白生死的偉大意義;去讀讀《牛虻》吧,你將明白氣貫長虹的精神是人生的支柱;去讀讀《悲慘世界》吧,你會明白人道主義的光輝與高尚……
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江南,小城,年味剛褪。春風拂面,春天悄然而至。
              立春過後的江南,寒流一撥接著一撥,零零散散的小雨夾著雪籽時不時打在薄棉外套上。雖然這個龍年的春天姗姗來遲,但,畢竟還是來了。
              尋一個有陽光的日子出門去,這會的春天用“風光旖旎”來形容再貼切不過了,極目遠眺,又覺得用“春山如笑”來描寫春天更加適宜。如果有緣,巧遇了一場蒙蒙細雨,“和風細雨”的感覺又陡然滋長了起來。總之,你一出門就可以觸手生春!
              站在江南的曠野間,一陣惬意的感覺油然而生,來個長長的深呼吸,你就知道春天已經是沁人心脾了。屋檐下,還未來得及收起的紅燈籠,高高懸挂,襯托這臘盡春回的大地更顯妩媚多姿。春天的雲朵還是低垂的模樣,但相比臘月的霧雲纏繞來說,已經算是天高雲淡了。春風徐徐而來,你邁開腳步,奔跑起來,雖然還有絲絲寒意打在臉上,但你一定會精神朗爽,氣血在脈搏裏汩汩暢歡,如潮水般猛漲。
              放眼周遭,“池塘生春草,園柳變鳴禽;”“寒雪梅中盡,春風柳上歸;”“江漢春風起,冰霜昨夜除;”“寒隨一夜去,春還五更來。”這些景色都可以尋得它們的蹤迹。雖然和陽春三月的“碧玉妝成一樹高,萬條垂下綠絲縧;”“芳樹無人花自落,春山一路鳥空啼;”“一庭春色惱人來,滿地落花紅幾片;”“春陰垂野草青青,時有幽花一樹明”相距甚遠。可是你敢說春天沒有來嗎?春天不就在“侵陵雪色還萱草,漏泄春光有柳條”的詩句裏嗎?這時候的春天不就是“草色遙看近卻無”嗎?
              其實春天早就生活在你的記憶裏了吧。燕啄春泥,小樓聽雨,鴛鴦戲水,啼莺暖樹,落花淤河,柳絮翻飛,蓮葉含羞,田野歡騰,老牛哞哞,這些春天的景象已經瘋長在你記憶的海裏,根深蒂固。今天卻還不能讓你思如潮湧,攬春臥榻,畢竟要等到谷雨節氣前後才是春色滿園。
              此時此刻,小遊戲行色匆匆地生活在小城裏。小城裏,春天正如一位婷婷的少女,還未尋得心怡的男子,所以臉上還未露出一陣绯紅,還是少女懷春的樣子,可以任由你去琢磨揣測,就是看不到春意盎然。熙熙攘攘的街道,只可以看到人流如織,卻沒有小草冒尖,不見了濕泥粘鞋,不見了春風伴著豬牛羊糞的味道撲面而來,不見了“春江水暖鴨先知”。如果一定要從小城裏尋得記憶裏的春天,唯有七零八落的楊柳立在道旁,陽光下,淺綠的芽孢指甲片大小,折射著七彩的顔色,告訴你,這兒還有春天的氣息。再往前尋去,左一排,右一群的樹木大多是長青樹,它們也預兆著春天到了,但不是那麽好發覺。
              不過,小城也有顯而易見的春天,它們以自己特有的方式印證著春天的到來。譬如說,人們身上的衣物越來越薄,色彩也越來越光鮮亮麗;孩子們脫去了冬天的手套和小洋帽,臉上洋溢著幸福;挨挨擠擠的車流裏發出一聲汽笛,聲音明顯比冬日更大,也傳得更遠些;商鋪門口都挂著換季的廣告;除夕那天粘貼的對聯和橫幅都殘缺不齊,稍微有點落寞;老人們依次走出家門去散步尋春;陽台上陶瓷缽裏,盆景吐出了新芽;櫥櫃裏,很多放久了的食物開始黴變;春風得意的日子裏瓷磚上挂滿了水滴……
              相對北方來講,江南的春天要來得早一些,但江南的小城總是遲緩地面對季節交替。就像龍年裏的春天一樣,即使郊野“春路雨添花,花動一山春色”,而小城裏還是“春日遲遲,卉木萋萋”。
              不過還好,小城裏的人們知道“羞答答的玫瑰”總是“靜悄悄地開”,花明柳媚只是遲早的事情。只要你願意播種,然後辛勤澆灌、小心呵護,春天就真的來了。
              當然,不管你身處何地,在春天裏種下美好的希望,是沒有錯的,即使等不來枝繁葉茂,但一定可以等到生根發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