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() in /www/wwwroot/fanmulu/mulu2019/resource.php on line 18
北京赛车pk10,北京赛车pk10哪些颜色_-常德網✅✅✅

              1. 當前位置--> 首頁-->

                /彼岸花開

                作者: 來源: 我要評論() 浏覽()

                 沁人心脾的芬芳彌漫,梵音環繞,曙光撒落在那嫣紅雪白的身影上,透過千姿百態的纖長花瓣,將婆娑的影投在荒野之上。那令人眼花缭亂的花瓣與花影勾勒出輪回的軌迹,生生相錯,恣意綻放在海天相吻之處,令人情不自禁地喚它:彼岸花。
                彼岸花是石蒜科的植物,有紅白兩色,紅者爲曼珠沙華,白者爲曼珠羅華。《妙法蓮花經決疑》中有一段對他們的描寫:“雲何曼珠羅華?白圓華,同如風苑花。雲何曼珠沙華?赤團華。”彼岸花淒美至極淒美。曼珠沙華血色凜然,豔中帶有幾分冷冽,淒中帶著幾分妖娆。如火焰,卻又幾分淡淡的惆怅;如血珠,卻殘著隱約令人驚歎的晶瑩,如同紅墨血滴,落在清水池中,泛起一朵漣漪。像是積血石雕刻成的。曼珠羅華花瓣有美人凝脂般的肌膚似的細膩,有珍珠月光般銀色的光澤,籠著幾分哀傷,比曼珠沙華少了幾分輕佻與恨意,多了幾分悲切與端莊。
                “彼岸花,開彼岸,花開的時候看不到葉子,葉生的時候花已凋落……”這首童謠又響起了,放下手中的《花鏡》,低歎一聲。“彼岸花,冬季葉色深綠,覆蓋庭院,打破冬日的枯寂氣氛。夏末秋初,葶葶花莖破土而出,花朵明亮鮮麗或素雅清淡,有微毒,觸摸的話接觸處會紅腫,嚴重的會發黑。若誤食,少量會引起昏迷,多量會神經中樞麻痹,有生命危險。”這是《花鏡》中對彼岸花的記載。花與葉,爲什麽不能在一起?這讓我匪夷所思,可還是百思不得其解。最後,我只好上網去“百度”一下。
                原來,這裏面還有一個傳說呢。在遠古,有一個惡魔叫彼岸,她對待一切都是以理性,甚至到冷漠的心態,可有一天她愛上了一個人間的男子,那個男子卻只是利用她。一怒之下,彼岸令那個男子魂飛魄散,自己也投入地獄,做了一株地獄的引魂花。彼岸臨死前的最後心願,就是讓那個男子不入輪回的荒魂化爲彼岸花之葉,自己化爲彼岸花之葉,生在同株,卻生生相錯,永遠無法相見。
                花妖名曼珠,葉妖名沙華,它們忘掉了前世的是非,又很思念對方。有一日,它們打破了詛咒,邂逅在一個血色的黃昏,並立下誓言”願得一人心,白首不相離”,神袛動怒了,令它們永生永世分離,但不會忘記對方,飽受相思之苦。後來佛祖發現了這株花,了解緣故後超度曼珠沙華,生出一株白色的曼珠羅華。它們的誓言已破,便遺忘了對方,安心做地獄的引魂花。
                彼岸花千年绯紅,彼岸葉千年茂盛,他與她忘記了那段悲傷的回憶,綻放出一顆優美純潔的心。 

                風不知什麽時候已經停了,她的臉上還挂著未幹的淚痕。昔日庭前那嬌豔妖娆的花朵也早已悄無聲息地凋零,落入泥土中,僅僅殘留著隱隱約約的香氣。她曾經最愛的花朵竟在暮春時節就謝了,正如她如夢般轉瞬即逝的幸福。而那泡沫般的幻影更加深了她的孤獨。
                這樣的日子,似乎已經過了很久很久,但又似乎,他對她溫柔地微笑,只是昨天。她還記得她在鑼鼓唢呐聲中,不勝嬌羞地等待他掀起她火紅的蓋頭;她還記得她在婚後甜蜜生活中吟著“賣花擔上,買得一支春欲放。”他笑著擁她入懷;她還記得她唱著“一種相思,兩處閑愁。此情無計可消除,才下眉頭,卻上心頭”等待著他的歸來。
                可是後來他逝世了。那個文采斐然、給她春天般溫暖的男人走了,永遠地離開了她,留下她一個人,苦苦地忍受著寂寞的愁。她的國愁、家愁、情愁、學業之愁,如寒冬中凜冽的風刀子般刮在身上,那全身心的痛楚,怎一個愁字了得。她感到她像是落入了四面不著邊際的深淵裏,一種可怕的孤獨向她襲來。
                “一枝折得,人間天上,沒個人堪寄。”思念是一種毒。它輕而易舉地闖進她的心,占據著她的腦海她的思想,它滲入到了她的五髒六腑。她頹然地倚著欄杆,雙眸盯著光禿禿的花枝,眼中沒有鮮豔的神采,卻有深不見底的哀傷,如重墨般的濃,散不開。
                天下的女人都爲自己心愛的人精心打扮,而她愛的那個人早已不在,些許散亂的青絲落下來,襯得她的容顔越顯慘淡。曾經的美滿愛情,曾經的幸福家庭,一切都那麽的遙遠。她也曾做過再尋真愛的夢,但這個夢更加殘忍,讓她身負枷鎖,锒铛入獄。她又能夠說些什麽呢?只能獨自一人愁,讓那顆早已冰冷的心,更加僵硬。在這亂世之中,眼前所有的景物依舊,但人事已變。漫天的愁緒如網般罩在她身上,掙脫不了。仿佛是萬事皆休,再也沒有什麽美好的事情了,她的心裏又是一陣生疼,閉上眼,他的影子越發的清晰,她清楚地看到,他注視著她,眼神溫柔。她想說什麽,嗓子卻異常的幹澀,眼睛一睜開,兩行清淚便順著臉頰滑落。沒有人知道那淒涼的淚水中溶入了她多少的酸楚悲傷。瘦弱的身影在那座孤清的院落中,顯得愈發的無助。
                有人說,雙溪的春天,風景很美。她也考慮過劃上一葉小舟,遊于清秀的山水之間散心,可是,她的春天,早已離她而去,不再回來。她縮在陽光冰冷的陰影裏,哭得絕望。
                你是我愛的人,你是的春天。沒有了你,塵世間便是日日風雪。春天走了多遠?很遠。 

                上一篇:
               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