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able id="br70u6"><abbr id="br70u6"></abbr><fieldset id="br70u6"></fieldset></table><dir id="br70u6"><acronym id="br70u6"></acronym><dd id="br70u6"></dd><acronym id="br70u6"></acronym><legend id="br70u6"></legend><style id="br70u6"></style></dir><legend id="br70u6"><style id="br70u6"></style></legend><small id="br70u6"><dir id="br70u6"></dir><dfn id="br70u6"></dfn><center id="br70u6"></center><span id="br70u6"></span></small>
<strong id="br70u6"><dfn id="br70u6"></dfn><strike id="br70u6"></strike><address id="br70u6"></address><option id="br70u6"></option><table id="br70u6"></table></strong><div id="br70u6"><fieldset id="br70u6"></fieldset><code id="br70u6"></code><small id="br70u6"></small></div><optgroup id="br70u6"></optgroup>
      <legend id="br70u6"></legend><sup id="br70u6"></sup><form id="br70u6"></form><li id="br70u6"></li><acronym id="br70u6"></acronym>
          1. 首頁 >  産品銷售> 正文

            華人娛樂|她,牽動著我的心靈

            醫院吐槽“太陽的後裔”現醫學錯誤:電極片貼錯

             望古銷,乾隆皇帝縱觀全朝,萬人之上,威風凜凜,英姿飒爽;看今朝,一家之主主宰全家之命運,三人之上,含辛茹苦,任勞任怨。
            敢問此人是誰?
            草民之母。
            ①可怕的潔癖
            黃昏時分,紛紛揚揚下了一場雪終于漸下漸止,沉沉夜幕下的大千世界仿佛凝固了,一切生命都悄悄進入了夢鄉。或近或遠的山谷、平川、樹林、村落……在雪光的映照下,銀裝素裹,分外妖娆。這雪後初霁的傍晚萬籁俱寂,了無生氣。
            終于挨到了放學,華人娛樂拖著沉重的腳步,背著碩大的書包走在了回家的路上,太陽還沒有完全西沉,天空中布滿了淺绛與殷紅,光彩奪目格外絢麗,一陣寒風凜冽的吹過,我不禁打了一個寒戰,縮了縮脖子,加快了腳步。路上的行人都裹緊了大衣,匆匆忙忙的走過,夕陽的余晖與我擦肩而過,拉長的影子鋪在雪白的道路上。
            到了門口,我緩緩地伸出了手,推開冰冷的大門,邁進了久違的家。媽媽聞聲趕來,隨著漸近漸遠的熟悉的腳步聲她那瘦弱的身影從廚房慢慢出現。“回來啦,快快快,換拖鞋,別踩髒了地板,我打掃了一下午的勞動成果可別給糟蹋了。”我有氣無力地答應著,軟綿綿地癱在了沙發上,疲倦的上下眼皮互相牽扯著,正昏昏欲睡,那雷鳴般的嗓門又開了:“哎,別坐下啊,快快快,脫衣服,好多灰塵呀,把書包提到臥室換上白色的拖鞋,對了,再洗洗手,塗上肥皂哦,還有還有,再換一次拖鞋。”我哀歎一聲,極不情願地站了起來。
            ②可親的笑容
            太陽最終還是西沉,夕陽收斂了最後一絲笑容,黑暗瞬間籠罩了大地。晚風習習地吹著,帶來了陣陣寒意。
            晚飯終于做好了,我耷拉著沮喪的腦袋,拉長了哀愁的臉,坐在了餐桌前。燈光的映照下滿桌子的豐盛菜肴格外絢目,我卻沒有半點食欲,腦海裏充斥著如山的作業胡亂地扒著小米粥,媽媽見我這副樣子,細細地詢問了緣故,她的臉上綻開了蜜桃一樣的笑容:“女兒呀!人生苦短,世上沒有人能隨隨便便成功,不經曆風雨,怎能見彩虹?我知道你心裏難受,但是希望你永遠不要服輸,加油吧!這樣傷痕越多只會讓你更加堅強,不是嗎?”聽了媽媽這一席扣人心弦的話語,看著她可親的笑容,我不禁精神一振,蓄勢待發中。
            ③仁愛的守護
            茫茫天空黯然無語地注視著下界,越發顯示出它的莫測高深,雲層背後,月亮露出了灰白的臉龐,把冷冷的光灑向了人間,使人更感到寒氣襲人;和她作伴的,唯有寥寥幾點寒星,致使她不免感歎這寒夜的落寞和淒冷。看,她的眼神是那樣憂傷,她的步履又是那樣遲緩。
            黯淡的燈光下,我仍舊埋頭于書本中,揉揉朦胧的睡眼,拍拍昏昏欲睡的腦袋,唉,繼續加油。陳年的老鍾好像隨時都會停擺,在那一片寂靜中,艱難的擺了十二下。我伸了伸懶腰,端起水杯,走向了廚房。
            黑暗中除了慘淡的月光竟還有一絲光芒,我放輕了腳步,蹑手蹑腳地迎著光慢慢靠近,在那煞白的燈光下,我看到的是一張熟悉卻又陌生的臉。
            是媽媽!
            “你?”我驚訝地張大了嘴巴,媽媽也大吃一驚,手中的書悄然滑落,她語無倫次地解釋道:“我,我睡不著,出,出來看一會兒書,你,你做完了嗎,快睡吧,別太累了。”我的鼻子一酸,眼眶中充斥著淚水,原來,她一直在我身邊,陪我度過無數個黑夜。
            月光依舊皎潔,只是多了幾許繁星,照亮了夜空,也照亮了我的心。愛,不需要言表。
            她,牽動著我的心靈。
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歲月匆匆,不覺一個學期的時光已經悄悄溜去,新的學期開始了,卻也沒多大變化,仍是學校-家-學校的兩點一線的生活,除了兩位新同學,仍是一張張熟悉的面孔。可沒想到,這種如水似的平靜竟會在開學一段時間後被打斷。

              上午還如往常一樣,極爲無聊地邊做物理作業邊打瞌睡,有時也許會翻起眼皮看講台一眼,並擠出一絲輕蔑的笑,打個哈欠,熬過了兩節數學課。沒想到那天下午,班主任就興高采烈/連蹦帶跳地來到教室,告訴大家好消息:“明天開始,我們的數學就由另一位老師代了,她是年輕老師中的佼佼者,大家要好好配合。”

              聽完,嘴裏喊著:“Yeah!”卻有一種說不出的滋味湧上心頭……

              新的老師來了,講得真得很好,但申老師的音容,一口不標准的普通話,卻時時浮現在腦海,語言中的景象交疊……

              于是,夜深,人靜,獨自坐在寫字台前,手捧日記本,回憶和申飛老師一起度過的每時每刻……

              開學第一天,見到了高中老師,都還不錯,唯數學老師糟糕,普通話不標准,板書醜得厲害,課也講不清楚。天啊!拿什麽拯救你,我的申飛!

              禮拜天,坐在電腦前,看到某同窗在QQ上寫了一句:“佛祖啊,耶稣阿,真主安拉!誰給我換一個數學老師阿!”伸了個懶腰,抿嘴一笑。

              某日下午活動時間,申老師像往常一樣恪盡職守地來班輔導學生(本來教師是沒有這個義務的),前腿還沒邁進教室,一同學把數學本一摔,雙手抱頭:“申飛這個牲口!”(原意是指申老師做題太厲害,超出常人水平申老師眉頭緊鎖,駐足片刻,還是慢慢地走了進去……

              數學晚自習,正被擠到英語的極端“庸人自擾”的題纏得焦頭爛額,背後的申飛老師俯下身來:“這幾道題挺難做的,考試中一般不會出現,我教你吧,省的浪費時間。”

              做完了數學報紙,題有些難解,心裏沒底,去找申老師要答案來對。“你去做起他的吧,我幫你差,提高工作效率嘛!”不一會兒,滿卷的對勾紅叉,還有做錯的題的解析,便已呈現在眼前:“有不會的我教你!”

              通用技術課,老師說起申飛老師一直和他說,我們班要比實驗班好得多。不覺地,眼眶潮濕。

              2009年最後一天,拿了賀卡送給申老師,卻不料他竟一反其他老師老師的常態,滿口拒絕:“給我這麽浪費幹什麽?!給其他同學吧!”推了半天,知道已經寫上了他的名字,才勉強收下,然後會心地笑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2010年3月16日,真的後悔,沒聽申老師講的最後一堂課。下午,在學校遇到了一位老師,遠遠看去以爲是他,迎上去正要打招呼,擦肩而過,才發現只是眼中的幻想,那位老師與申老師,相差很多……

              直到在日記本中看到了楮老師的一句評語:“好的或壞的都是一筆財富,總會有一些人、一些事事過境遷,但也正是這種感覺,將會成爲美好的回憶。”才幡然醒悟——原來,申老師真的是離開了……

              細細想來,申老師真的是所有的老師裏最負責、最敬業的老師之一,他真的是本著“一切爲了學生”這句話在诠釋“人民教師”的含義。我們班的成績,也總是普通班的第一……

              申老師,縱然我們今世只是匆匆的擦肩而過,你在我的心中,也會沉澱在最美好的回憶裏。無論你今後做別的工作,或是繼續做一名人民教師,華人娛樂都相信,你能做到最好,好男兒鵬程千萬裏!

            X-POWER-BY MGF V0.5.1 FROM 自制10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49 2001